武汉调查公司 > 邦德动态 > 常见问题 >

卡佩罗人品太差埃莫森撒谎 托蒂新语录妙语连珠

  记者王勤伯报道 不管掌管罗马的森西家族是否已经从一年前开始和尤文图斯化敌为友,无论罗马董事长罗塞拉·森西女士如何公开赞扬莫吉、吉拉乌多出众的个人能力,对于罗马队长托蒂来说,尤文图斯永远是不可更改的敌人。

  从80年代初维奥拉—博尼佩尔蒂时代的联赛冠军之争,到罗马夺冠后次日即告售罄的纪念衫“我们冠军,你们药品”,再到上赛季罗马主场迎战尤文图斯时播音员拒绝念出卡佩罗、埃莫森和泽比纳的名字……罗马从不吝啬把所有的血性用来对付拉齐奥和尤文。本周六罗马斑马“双马会”前,托蒂接受了罗马当地媒体《信使报》的专访,对卡佩罗和尤文大肆嘲讽。

  尤文总经理莫吉有可能在本赛季合同期满后离开,有传言说罗马也加入了米兰双雄对莫吉的争夺,托蒂回答说:“首先得看看他是否确定让我留下,还是决定要卖掉我,只有他把我放在他计划里的重要位置才能接受。说实话,无论是对他还是卡佩罗,我都没什么好说的,最好别在国家队或罗马相见。”支持罗马

  罗马市长维尔特罗尼本是尤文球迷,但为了取悦罗马球迷占多数的市民,他和罗马关系密切,无论是重要的主场比赛还是托蒂婚礼等场合,都少不了他的背影。一年前罗马与尤文言和也来自他的撮合,托蒂却说:“是我让他放弃做尤文球迷,他真的把自己的尤文球衣放到了一旁。”

  上赛季托蒂曾攻击卡佩罗“让罗马丢掉了2次联赛冠军”,卡佩罗还击说:“托蒂,想想在那不勒斯的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仍是个秘密,但托蒂被弄得好长时间不好再攻击卡佩罗。这次他选择了从夸奖斯帕莱蒂为人的角度攻击投奔尤文图斯的前主帅。托蒂认为斯帕莱蒂对所有球员都平等,讽刺卡佩罗对埃莫森的偏爱、对蒙特拉的打压。

  托蒂对前队友的攻击有些不够宽容,他再次嘲讽埃莫森是个“专耍心眼”的家伙,尽管他知道埃莫森从不善于争辩,很可能也不会回答他。在托蒂的名单里,巴蒂斯图塔也是卡佩罗宠信过的人物,尤其是巴蒂的存在让他少了很多主罚任意球的机会。在得知托蒂对卡佩罗的攻击后,巴蒂立即表示了不同看法:“卡佩罗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概念——联赛冠军的保证。”

  托蒂的话对罗马球迷非常受用,他们都习惯和热爱自己队长充满角斗士精神的说话方式,但尤文上下却需要好好消化一番。伶牙俐齿的莫吉笑着告诉记者:“我认为托蒂在国家队的表现比在罗马要好。你们其实读到的都是托蒂说的反话,所以我也不好回答,相信里皮会理解他。”支持尤文图斯

  莫吉还暗示托蒂借口伤病离开国家队,回去抱儿子并准备对尤文图斯的比赛,“我可以肯定周六他会出场,我对此从未有过怀疑,很显然是国家队集训让他感到身体不适,当然我们也不会抱怨什么。罗马—尤文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我坚持认为罗马实力很强,赛季开始后没有立即找到感觉,但现在已经在恢复,所以比赛对尤文来说并不容易。”

  尤文图斯管理层形象人物、副主席贝特加正在米兰参加G14特别会议,他回答说:“托蒂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周六会有罗马—尤文图斯的比赛,而是因为他拥有很强的反尤文情结。很显然,制造这样的争议是错误的,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希望看到球场看台上和平气氛的背景下。我对他的建议是现在最好闭嘴,比赛结束后再说话。”

  贝特加本人就是80年代初罗马—尤文争霸时期尤文图斯的主力前锋,“罗马对尤文从来精彩激烈,没有任何必要在这时还出来制造争论,我们都希望在正常环境中比赛。”尤文后卫图拉姆也说:“争论没有意义,罗马做他想做的,我们想的是冠军。我们只希望大家都遵守规则,也不要有那些错误的引起球迷强烈反应的态度。”

  关于卡佩罗 未来接受被他执教?决不会,我从未说过未来还可能和他共事。斯帕莱蒂和卡佩罗相比,首先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总是先看人品,再看教练水平。

  关于埃莫森 周六比赛我会和他握一下手,因为这是必须的礼节,我不觉得还有必要做别的。那些从不说实话的人,我宁愿不交往,如果你周围都是些成天和你耍心眼的家伙,你自己肯定会感觉很糟糕。

  关于卡萨诺 我很讨厌的是,人们一说到罗马,就在说卡萨诺的合同。我不关心他是否会续约,显然,我无法代替他签字。

  关于2003—04赛季4比0战胜尤文后伸出的四指 对他们伸出四指的场景,我还想重复一次,当然3指、2指、1指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我们获胜。

  关于受伤离开国家队 教练组和队医研究了我的伤势,如果是直接关系出线的比赛,我就算是咬牙也会出场。医生认为没有必要冒险,因为伤处尽管只有4毫米,但一旦出现问题,很可能让我停赛很久,我曾有过3个月不能参赛的经历,不太好过。

  关于未来 99%的可能是2006年世界杯后离开国家队,集中精力与罗马队。

  关于儿子的名字克里斯蒂安 我们之前听了太多人的建议,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他们都出于关心,希望提供自己的看法,但最后我们还是两人一起单独做出了决定,儿子出生的那天,我们一起看着他的脸,然后就有了答案。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7 武汉邦德零零柒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